金码论坛

倔强:毕尔巴鄂的竞技之路

  在联合国的会议大厅里,永久陈列着一幅经典画作,它就是毕加索的《格尔尼卡》。这张充满张力的愤怒之作,一直将人们的目光投射在遭受战争灾难的巴斯克小城格尔尼卡之上,驱使人们去了解这个偏隅之地的兴衰荣辱,而作为这个神秘之地的精神产物,毕尔巴鄂竞技的传奇也从巴斯克人手中诞生。

  任何一项有着精神象征的人类活动都离不开民族文化的烘培,热血的足球更是如此。毕尔巴鄂竞技所归属的巴斯克地区,有着世界上最悠久、最独特的文化。他们遥远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旧石器时代,在著名的尼安德特人开始统治欧洲的时期,他们就在西班牙、法国交界的这片7000平方公里土地上繁衍生息了。

  作为古代伊比利亚的原住民,有着万年生息历史的巴斯克人,在漫长的抵御外强历史中,显现出了强烈的反抗与独立精神。无论是凯尔特人、罗马人,还是日耳曼人、阿拉伯人都在这个民风剽悍的勇士之地折戟而归。巴斯克人始终保持着自身独特的血统和语言,即使在古罗马文化吞噬欧洲时也未受影响。独特的地理环境更是培养了其极强的民族意识及优越感,致使巴斯克地区的人们很少与外族人有血缘的交集。

  中世纪时,西非摩尔人入侵卡斯提亚王国(今西班牙),巴斯克人未雨绸缪,加入了抵抗大军,由此开始了其在西班牙的历史。作为交换条件,卡斯提亚王国赐予了巴斯克人宝贵的地方自治特权。但到了十九世纪,他们所支持的两次王位继承战争失败,就丧失了此特权,这对巴斯克人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也在一定程度加剧了巴斯克人在西班牙归属感的丧失。

  二十世纪30年代的西班牙内战时期,巴斯克的民族主义者及,与西班牙共和政府一起对抗法西斯主义者佛朗哥将军发起的武装叛乱。佛朗哥惊慌失措,转向希特勒求救。1937年的4月,希特勒派纳粹大军对格尔尼卡展开了惨绝人寰的大轰炸。这个率先鼓动反佛朗哥的巴斯克城市,遭受到毁灭性的破坏,死伤无数。

  1939年,西班牙内战结束,西班牙国民军获得胜利,佛朗哥大权在握,开始了独裁统治时代,他下令实施语言及种族同化政策,禁制巴斯克语以及强制迁徙人口,这也招来了巴斯克人更大的仇恨,他们开始了漫长的地下对抗时代,催生了日后的著名恐怖组织ETA,整个组织喊出Basque Homeland and Freedom(巴斯克祖国与自由)的民族口号,向外界展示着巴斯克人们永不屈服的倔强精神。

  巴斯克文化是西班牙文明的象征,而毕尔巴鄂竞技,则是西班牙足球的先驱者。由于地处物产丰富的西班牙北部临海地区,毕尔巴鄂人一直担当着航海人 的角色,其丰富的铁矿石资源和器具制造,使得巴斯克地区的航海业非常的发达,19世纪,比斯开湾和英吉利海峡之隔的英国,正焕发着强大的工业生产力,先进的文化和事物吸引着巴斯克人前去一探究竟。

  1889年,西班牙南部安达鲁西亚省韦尔瓦市成立了西班牙的第一家足球俱乐部维尔瓦俱乐部。足球运动已经在西班牙开始盛行。经常出海的比斯开港口工人也组成了一只业余球队,在毕尔巴鄂传播足球文化。

  与此同时,英国的足球赛事已经发展到了一定高度,世界上第一个俱乐部(谢菲尔德足球俱乐部)也已存在多半个世纪之久,到英国求学的毕尔巴鄂学生很快就喜欢上了这项远动,并将它带回西班牙与其他足球爱好者一起发展交流。1898年,归国的学生组织和工人组织协商后,将自己建立的竞技足球俱乐部与毕尔巴鄂当地的球队合并,成立了巴斯克地区第一家专业足球俱乐部毕尔巴鄂竞技。

  但由于规模不大,一些具体的官方性文件、场所无从建立,经过两年三的筹划,1901年9月,毕尔巴鄂竞技正式注册成功,圣何塞担当第一任主席,并规定了俱乐部的会员制度及33个组成会员。但很多俱乐部的支持者还是把俱乐部的成立时间定格在了1898年。

  作为西班牙成立的第二支足球俱乐部,毕尔巴鄂在成立之初,显现出了巨大的生命力,1901年开始,连续蝉联3届国王杯冠军,1902年夺得比斯开杯冠军,成就了西班牙历史上第一个双料冠军,此时毕巴已经准备好了称雄西班牙的足坛。不断加入的本地球员,不断进步的场上技战术,不断完善的俱乐部制度。到西班牙进行贸易交流的英国人也加入球队的建设中,为西班牙带来英格兰成熟的俱乐部管理经验。

  1913年,迅速成名的毕尔巴鄂竞技,迎来了历史上最重要的时刻。圣马梅斯体育场正式启用,毕尔巴鄂拥有了让其他球会羡慕的梦幻主场。球队成绩也进入了历史上最辉煌的时刻。他们4夺国王杯冠军(1914、1915、1916、1921);3次拿下北部地区赛冠军(1914、1915、1916);两次夺得比斯开杯冠军(1920、1921)。在西班牙内部动荡前的岁月,为巴斯克地区带来了至高无上的荣耀。

  内战开始后,巴斯克地区迎来了它噩梦般的岁月,古老的土地惨遭战争的高压迫害,但生性倔强顽强的毕尔巴鄂竞技却没有屈服,他们在西甲开赛前8个赛季中4夺冠军,将如今不可一世的皇马巴萨按压在身下动弹不得。其中更是不乏1931年2月8日,西甲第11轮焦点战,毕尔巴鄂一雪1:6不敌巴萨前耻,12-1血染巴塞罗那,创造了西甲最大进球分差的经典比赛。

  巴斯克球队和加泰罗尼亚球队主导的比赛成了那时候万众瞩目的对战,两个引领西班牙足球历史的地区也因为政治原因“惺惺相惜”。只是,截然不同的民族文化为毕尔巴鄂竞技的发展提前埋下了伏笔,这只雄狮的血液里并不是只有足球!

  “Cantera”(矿山),是西班牙球队对青训系统的别称,六合同开奖结果,熠熠生辉的矿石的确像极了闪耀的明日之星。不同的是,矿石不用考虑日后的归属,而毕尔巴鄂竞技里的每一个球员,从踏进毕巴的青训大门开始,都要做出自己的抉择,是做“圣徒”,还是做“叛徒”。

  在常人看来不可思议的民族凝聚力、民族自尊心、民族优越感渗透在了巴斯克的每一块土地,从诞生起就代表巴斯克血统的毕尔巴鄂竞技,也注定与众不同。俱乐部成立初期,球员血统问题并没有引起管理人员的关注,球员只是巴斯克区的少年经过或多或少培训后的产物,但随着其他地区众多俱乐部的建设,相对近距离俱乐部之间球员的流动加剧,毕尔巴鄂开始将球员血统问题提上日程。

  1912年,俱乐部正式通过了球员“纯正血统”政策决定。毕尔巴鄂竞技开始只招收“拥有巴斯克地区血统”的球员的路程,这一决定一下子获得了所有会员和支持者的拥护,这支巴斯克球队,从内心深处向其他优秀的球员说着:不!

  由于毕尔巴鄂竞技完善的球队管理制度和巴斯克地区先进的足球文化、发达的经济作支撑,球队战绩初期并未受到“纯正血统”政策的影响。相反,从小在毕尔巴鄂长大的巴斯克少年莫雷诺,让俱乐部看到了自身民族的“优越性”,这个矮个子的天才球员统治了球队近十年的所有荣誉。带领毕巴走过了最辉煌的那段时间。加之当时球员转会法案几乎没有,各个球会之间也很少有球员大幅流动。所以,www.164456b.com。“纯正血统”的政策并未显示出它的弊端,这一时期,为了培养球队本地区的足球少年,同时坚持这一政策的还有皇家社会皇马、马竞和西班牙人等球队。

  目标“纯净”的各个球队为了本地地区足球发展,都或多或少考虑着血统问题,坚持着这一奇特的传统。

  转折点依旧是西班牙内战,独裁者弗朗哥对具有反抗精神的巴斯克文化进行了查禁,强制统一语言和文化。毕尔巴鄂对“纯正血统”政策的坚持,已经从单纯的地区足球文化,演变成了对法西斯当权者不屈的抗争。皇家马德里坐拥弗朗哥的支持,大量起用双重国籍的外援占据本土名额,令只有3名外援名额的其他球队望而却步。毕尔巴鄂竞技也在对抗中失势,开始了球队短暂辉煌后的沉寂,也使偏执的巴斯克人将“纯正血统”政策奉为永不可改变的俱乐部定律。

  在足球经营愈发商业化的进程中,毕尔巴鄂足球为自己的信仰付出了成绩上的代价,50年代后,球队已经彻底告别了曾经的霸主地位,成了一只徘徊在中上游的球队,尽管偶有惊艳表现,但也只是昙花一现。博斯曼法案后,供养球队的一直是220万巴斯克人民,但球队在一定程度上也进行了改革,把引援范围规定到“不限制地区的拥有巴斯克血统的球员”,将法国的巴斯克地区也纳入引援规划中,甚至一度传出,球队派球探到南美追寻巴斯克后裔的消息。

  时至今日,我们在探讨毕尔巴鄂竞技的每一次转会和球队表现时,已经越来越不可否认这支“精神球队”的弥足珍贵了,而毕巴的困惑,也已经不只是 “纯正血统”政策带来的引援限制问题了,球队人才的流失,才是真正让他们苦恼的!博斯曼一纸诉状改变了世界足球的结构版图,也使得阿贾克斯这样的“青训”球队难现辉煌,有青训地域血统限制的毕尔巴鄂竞技就更是苦不堪言了,毕竟,抛开功利足球不谈,身处中流的毕巴阻挡不了任何一个追求更高舞台的球员去追寻梦想。也许,“圣徒”和“叛徒”一开始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伪命题。

  相传圣徒马梅斯被人丢入狮群却全身而退,于是人们修建圣马梅斯教堂以纪念这位圣徒,毕尔巴鄂竞技足球队主场圣马梅斯球场由此而来,狮子也成为这家球队的象征,教徒虔诚的认为马梅斯的信念使狮群退却,而我们也愿意去相信,信念让毕尔巴鄂这头雄狮永恒!